首页 »

【读书】曙光乍现

2019/10/21 12:46:00

【读书】曙光乍现

曙光乍现

 

巨大的火炮电闪雷鸣,不停地、慢慢地蚕食着拜占庭的壁垒。起初每天只能发射六七发炮弹,即便如此,事情仍然每天都有进展。每一发炮弹,都会在城墙上炸开新的缺口,战场上一片硝烟弥漫,碎石横飞。虽然城里的人在夜里会用越来越凑合的木栅栏和亚麻布团把缺口堵住,但城墙已经不再是原来坚不可摧、可以躲在里面进行战斗的城墙了。城墙内的八千人部队一直在惊恐不安地等待着决战时刻的来临,那个时候,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十五万大军将如洪水猛兽般冲向城墙的缺口。这生死存亡、千钧一发的危急时刻,难道整个欧洲、整个基督教世界忘记了他们对这座城市的诺言吗?城内的妇女们带着孩子整天跪在教堂里圣人的遗骸前祈祷,士兵们在所有的瞭望塔上焦急地观察着海面,期待着在奥斯曼土耳其人的船只到处游弋的马尔马拉海上出现罗马教廷和威尼斯的增援舰队。

 

4月20日凌晨三点钟,他们终于看到远方有船帆出现,城里的人们迫不及待地发出灯光信号。虽然不是他们期待中的强大舰队,只有三艘热那亚的大船乘风破浪缓缓驶来,但毕竟是自己的援兵终于来了。紧跟着这三艘大船的是一艘稍微小一些的拜占庭的运粮船,它挤在三艘大船之间,寻求保护。君士坦丁堡城里的人们涌向临海的城墙,准备热烈地欢迎自己的支援部队。与此同时,得到消息的穆罕默德二世也跨上自己的战马,从辕帐向自己的舰队驻扎的海港飞驰而去,他要命令自己的舰队拼命去阻截这些船只驶进金角湾,不让他们靠近拜占庭的港口。

 

苏丹诏令被迅速传达和执行,数千副船桨把海水搅得哗哗作响,奥斯曼土耳其装备有铁爪篱、投火器、投石机的一百五十艘小型战舰急速向热那亚的舰船驶去。可是,热那亚的舰船借助强大的顺风,速度远远超过了狂叫怒骂的奥斯曼土耳其人。四艘大船顺风扬帆,不慌不忙地驶向金角湾。在那里,他们将获得安全,因为有拜占庭和加拉太之间那条著名的铁链一直封锁着港口,可以保护他们免遭侵袭。现在,他们即将到达最后的目的地了,城墙上的人们甚至已经能看清船上人的面容,男人和女人们都跪倒在地,感谢上帝和圣徒赐给他们这光荣的拯救。港口的铁链正被缓缓放下,叮当作响,准备迎接增援的舰船。

 

可就在此时,可怕的事情发生了。风,忽然停了。四艘大船立即像是被磁石牢牢吸住了一般,在距离进入港口仅一箭之遥的海面上停了下来,无法动弹。奥斯曼土耳其的所有使用船桨的战舰立即像盯住了目标的猎犬一样猛扑过来,十六条舰艇死死咬住大船,他们用铁爪篱勾住大船两侧,用刀斧猛砍,有人爬上锚链,向大船的帐篷投掷燃烧的火把和柴火。奥斯曼土耳其的舰队司令毫不犹豫地命令自己的旗舰冲向那艘运粮船,他要从侧面把这艘船撞沉。两艘船上的人立刻纠缠在一起,厮打成一片。虽然热那亚的战士们暂时还能从高处的甲板上抵抗反击土耳其人的进攻,但是这场战斗看来不会持续太久,事实很明显,这是一场众寡悬殊的对抗,热那亚人支撑不了多久。

 

城墙上的人们怀着极度惊恐不安的心情目睹这可怕的场面。那些曾经兴致勃勃地在希腊竞技场上观看血腥搏斗的人们,现在却痛苦不堪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他们已经预感到自己这一方的失败已不可避免,最多还有一个时辰,这四艘船就会毁于敌人之手。援兵来了,但一切似乎又于事无补,城墙上绝望的人们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兄弟近在咫尺,却有心无力,只能握紧拳头,站在那里悲愤地高声呼喊,无法给予一点援助。有的人大声为自己的兄弟们加油鼓劲,有的人仰着手举向天空,向基督耶稣和大天使米迦勒祈祷,呼唤自己教派的圣者和拜占庭的守护神,祈求他们的帮助和奇迹的出现。在那一边的加拉太海岸,奥斯曼土耳其人同样也在为自己的舰队呐喊助威和祈祷胜利。这一刻,大海变成了角斗场,海战成为了角斗士们疯狂的表演。穆罕默德二世在文武百官的簇拥下策马扬鞭,亲自督战,他甚至催马下到海滩的海水中,任凭海水溅湿了自己的衣服也浑然不觉。他向自己的士兵高声怒喝,命令他们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击败这几艘基督徒的船只。当看见自己的战舰中有一艘被击退回来,苏丹立即大声叱责,他挥舞着自己的圆月弯刀,并警告自己的舰队司令:如果不能取胜,你就不用活着回来了。

 

战斗仍在继续,但似乎已接近尾声了。从四艘大船上抛向奥斯曼土耳其人的石弹慢慢变得越来越少。在同五十倍于自己的优势之敌战斗了几个小时之后,士兵们早已疲惫不堪。白天就要结束了,太阳已经开始西沉。虽然到目前为止热那亚人还在英勇地战斗,但这样战斗下去,最多还能坚持半个时辰,即使不被敌人击溃,他们也会被海水冲到加拉太一侧奥斯曼土耳其人的岸边。一切就要结束了……

 

可是就在拜占庭人满腔悲愤、绝望怒喊之时,奇迹真的降临了。先是一阵微风吹来,接着,风越来越大,四艘大船上干瘪了许久的风帆一下子又被鼓起。啊,风啊,这令人渴望和祈求的风啊,终于在最危急的时刻来临了。四艘大船再次昂起了胜利的舰首,乘风破浪,霎时间冲出了敌人的包围。他们自由了,又得救了。城墙上数以千计的人们爆发出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四艘大船在人们的欢呼声中依次进入港口,封锁海面的铁链再次被拉起,挡住了奥斯曼土耳其的船只。那些失去了目标的猎犬们只能悻悻地停在港口之外,无可奈何地看着猎物扬长而去。

 

一时间,在愁云密布、已然绝望的君士坦丁堡城内,再次燃起了希望的火种,城市上空回荡着希望的欢呼,有如黑暗的天空中似乎浮现出了一丝微弱的曙光。

 

翻山越岭的战舰

 

被围困的君士坦丁堡在那一整夜都被狂热的欢乐鼓舞着,城里的人们兴奋莫名,神思恍惚。眼前发生的这一幕有如给他们注入了一针强心剂,又像是梦中被灌入了甜蜜的迷幻药,让他们都以为自己已然获救,而全然忘记了自己的处境仍然岌岌可危。他们梦想着从现在开始援兵会源源不绝地到来,每星期都会有新的船只到来,而且都会像今天发生的一样,顺利靠岸。现在他们相信欧洲没有忘记他们,而这种过于盲目的乐观,似乎让他们看到城外的包围已经解除,他们让敌人士气瓦解殆尽,仓皇远遁。

 

但是别忘了,穆罕默德二世也有着和他们一样的乐观,他也是一个天生的梦想家。不过,这位年轻的苏丹和他们不同,有着更多的奇思妙想。穆罕默德无疑比他们更懂得如何把自己的梦想变成现实。就在那几艘大船认为自己进入了港湾就万事大吉、高枕无忧之际,穆罕默德二世头脑中闪现出一个大胆得几近于疯狂的念头。这个念头在战争史上即使相比于汉尼拔和拿破仑最大胆的行动也毫不逊色。

 

拜占庭现在就在眼前,像是一个诱人的金苹果,但他现在暂时无法去摘取。阻碍他进一步行动的最大障碍就是这个深凹进去的海岬——金角湾。这个盲肠形的海湾构成了君士坦丁堡一侧的天然防护。要想从正面进入这个海湾事实上完全行不通,因为海湾的入口处是热那亚人的据点要塞加拉太,穆罕默德曾经承诺赋予这座城市以中立的地位,而且,从这里到拜占庭之间的海面上还横亘着一条巨大的铁链,死死地控制了航道,苏丹的舰队无法从正面冲入海湾。但是如果从热那亚人领地边缘的内部水域出发,那情况就完全不同了,这些难题就会迎刃而解。可问题是如何才能到达海湾的内部水域呢?穆罕默德二世当然可以选择在这海湾里建造一支舰队,但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工程,绝非一朝一夕之功可以完成,对于这位急于取得胜利的年轻苏丹而言,他无法为此去等待这么长的时间。

 

穆罕默德的大胆计划就是让他的舰队从无法施展拳脚的外部海域进入金角湾内部,他要把成百上千艘的战船从海岬周边的山上搬运过去。

 

对了,这就是他大胆得近乎疯狂的那个念头。这绝对是史无前例的,听起来是如此荒诞离奇、不可思议,令所有人瞠目结舌,以至于拜占庭人和加拉太的热那亚人根本没有做过这样的设想,一如他们之前的罗马人和他们之后的奥地利人根本没有设想过汉尼拔和拿破仑的军队会翻越阿尔卑斯山一样。按照所有的经验,船只能在水里航行,有谁听说过一只舰队会翻越一座高山吗?然而,把不可能的事情变成现实,那才是天才和梦想家的天才所在。人们只有在事情发生之后,才会从中发现这样一位军事天才,这种天才会肆意地嘲笑那些在战场上墨守陈规的凡夫俗子。天才绝不会在特定的时刻因循守旧,一成不变地按老规矩办事,他们懂得随机应变。

 

于是,一次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大规模军事行动开始了。穆罕默德二世让人悄无声息地准备了大量的原木,然后让工匠把它加工成滑板,再把从海面上拖上来的舰船固定在滑板上,就像把船固定在活动的干船坞上一样。与此同时,成千上万名工人开始平整准备翻越的佩拉山丘,将原来狭窄的山路修整得平平整整,以便于运输。为了掩饰真正的战略意图,穆罕默德二世下令部队每天夜里都向除了保持中立的加拉太城以外的地区发射火炮,这本身并没有任何意义,不过只是为了转移拜占庭人的注意力,掩人耳目而已。当拜占庭人一直认为敌人只会从陆路的正面进攻并加紧防备之时,奥斯曼土耳其人这一边无数涂满油脂的原木已经开始隆隆滚动,每当夜幕降临时,这不可思议的行动就立即开始:被固定在滑板上的战船就在这隆隆作响的原木之上,前面由两排无数的水牛拖拽,后面由水兵们推搡,一艘接一艘地翻越了高山。这世上所有的伟大壮举都是悄无声息地完成的,世上所有智者无一不是深谋远虑。这奇迹中的奇迹——整整一支舰队翻越高山,终于变成了现实!

 

决定一切伟大的军事行动最关键的因素,始终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在这一点上,穆罕默德二世无疑证明了他自己具备这方面的特殊天才。对于他的这一战略意图,事先始终无人知晓。他曾经在一次谈话中这样描述自己:“如果我的胡须中有一根知道了我的意图,我立即会将它连根拔掉。”在隆隆轰击的火炮声中,他悄悄而又周密地完成了自己的安排。公元1453年4月22日夜里,行动宣告胜利完成,整整七十艘奥斯曼土耳其人的战舰翻越了高山,穿越种植着葡萄的山丘和田野,穿越高山和峡谷,从一个海面被运到了另一个海面。第二天清晨,当拜占庭人看到悬挂着三角旗、满载水兵的敌舰耀武扬威地在海湾内航行时,简直不能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他们甚至怀疑自己的眼睛。拜占庭人不清楚这一切都是如何发生的,这怎么可能,难道是神的力量吗?现在,在海湾保护着的这面城墙下,充斥着奥斯曼土耳其人的呐喊声,号角嗡嗡,金鼓齐鸣,除了加拉太那一片小小的中立的海面,整个隐藏着基督徒舰队的海湾,无疑已经因为那个天才的计谋完全成为了穆罕默德二世和他军队的天下。现在,苏丹的军队可以从架设的浮桥上向拜占庭城墙最薄弱的一段全力发起攻击了,这突如其来的威胁让原本就脆弱不堪的城防显得更加弱不禁风、摇摇欲坠。苏丹的铁拳已经牢牢地扼住了牺牲者命运的咽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