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恋爱中的男男女女啊,就是一出生活喜剧

2019/10/21 16:59:25

恋爱中的男男女女啊,就是一出生活喜剧

“《爱朦胧,人朦胧》在北京首都剧场演了30分钟,没有观众笑。作为导演,我的心脏都快停了,慢慢的,观众越来越放松,开始笑。”喜剧《台北男女》和《爱朦胧,人朦胧》分享会上,编剧、导演丁乃筝最难忘的是《爱朦胧,人朦胧》北京演出时的紧张,“很多人以为哈哈一笑就过了,其实喜剧需要品格,严肃的主题也能够用喜剧的东西来呈现。” 

《台北男女》

 

今年,丁乃筝导演的新戏《台北男女》来到上剧场,与《爱朦胧,人朦胧》组成“搞笑台北系列”,10月至12月在上剧场上演。《爱朦胧,人朦胧》改编自十七世纪法国经典喜剧《爱与偶然狂想曲》,讲述的是一场乌龙相亲:欧阳家族千金小姐濛濛(刘美钰饰)被父亲欧阳老爷(朱德刚饰)安排与富二代龙公子(樊光耀饰)相亲。不料两位主人不约而同决定扮演自己的佣人,龙公子装扮为自己的司机老邓(屈中恒饰),濛濛扮成佣人小丁子(吕曼茵饰)。虽然为了考验对方是否是真爱,抛开地位、金钱,可有趣的是,扮成佣人的濛濛还是爱上了扮成司机的龙公子。

 

与《爱朦胧,人朦胧》这部有头、有尾、有剧情发展的法式喜剧不同的是,《台北男女》情节没有高低起伏,没有故事的起因、经过和结果。全剧每个片段都可以自成一个源自台北都会的故事,从每一个故事都有一个“包袱”,让你轻易地看到在这个城市中生活的自己。 

 

丁乃筝比较两剧不同,“《爱朦胧,人朦胧》色彩缤纷,爸爸、大小姐、龙公子、司机、钢琴女子,各个角色如同装置艺术,在场上进进出出,全剧情景很简单,阴错阳差认错对象,以为是不该爱的,后来发现原来是门当户对的,演员进进出出,心情转折就像摇滚乐,节奏快,拍子重。《台北男女》不一样,对于喜剧做的处理深埋在底部,不是丢出来告诉观众说是喜剧,演员在面对角色有难度,想用什么方式去建立人物,有时候甚至不能建立人物,要花非常大的心思。观众看完《台北男女》走出剧场,会觉得自己属于有点智慧的人,因为有点看得懂这个戏,有打动我心的一些东西。《爱朦胧,人朦胧》看完一定觉得自己聪明的不得了,台上都是傻瓜。”

《爱朦胧,人朦胧》

 

两部剧都取材于生活中的片段,《爱朦胧,人朦胧》从乌龙相亲的故事让观众思考爱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你爱我是因为地位、金钱?你不爱我,是不爱我的条件,还是不敢面自己的真心?《台北男女》用不同的喜剧片段,探讨包括感情在内的城市生活的种种问题:片段“感觉”——七嘴八舌的谈对“感觉”的理解;片段“全球化”——飞机上有不同国家的乘客,闹出了“通天塔”的笑话;片段“身份”——反思“我是谁”“我从哪里来”的哲学问题……以喜剧的形式,探讨理性时代社会存在的阶级、财富、爱情等问题,批判人们不敢真实面对现实社会中存在的许多真相。丁乃筝说:“《台北男女》中‘感觉’段落,说的正是时下男女恋爱的状态,观众可看到舞台上有两对男女,语无伦次地谈论‘感觉’,说来说去,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反映现代人的快餐恋爱,少了深刻体验‘感觉’的恋爱。” 

 

《台北男女》和《爱朦胧,人朦胧》先后在上剧场演出,演技派樊光耀、吕曼茵将带来完全不同的喜剧表演。在《台北男女》中,他们与其他七位演员一样不能分辨彼此,冷静、面无笑意,荒唐表演中,抖出一个个笑中带泪的包袱。在《爱朦胧,人朦胧》中,他们转变为烟火中人,爆笑中思考爱情的意义。 对于一个演出过许多正剧的演员樊光耀来说,娃娃头式的波浪短发的西装男是他在《爱朦胧,人朦胧》里面的富二代夸张造型突破。不料樊光耀从头到脚,甚至毛孔中都散发着一种喜剧感觉。富二代公子的激情、挣扎、真诚和勇敢被他表现的淋漓尽致。跳入《台北男女》,他穿着西装,同时也穿上了高跟鞋,不仅是那个奶声奶气的乘务员,也是那个冷漠的“阎罗王”。不论是固定角色,还是片段的角色抽离变换,樊光耀的表演都有办法令观众捧腹。

 

吕曼茵因为“演戏好玩”而成为一个演员,笑声是她的招牌记号。在《台北男女》中,她说不清自己演了什么角色,但会尽全力把每一个角色的特点都展现出来。《爱朦胧,人朦胧》中的小丁子是一个直率的、善良的女仆形象。但在《台北男女》中,她时而穿西装,成为会议中的一员,时而穿乡下妇女的服装,变身一个只能听说闽南话的阿姨。在不同的片段中,体现她的喜剧功底。吕曼茵说:“剧场是我到过的最快乐的地方。”如今吕曼茵也多栖发展,成为舞台剧《外公的咖啡时光》的导演,将温馨的祖孙三代的感情搬上舞台,该剧有望明年在上海演出。